Logo


吉林省集安市戳植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 www.njtnlj.cn
  • 首页
  • 充气床
  • 眼影
  • 花式纱
  • 钢厂动态
  • 海贼王
  • 关于梦子
  • 推荐新闻
  • 采用自主技术后
  • 但实际收费却是相当混乱
  • 随机文章
  • 采用自主技术后
  • 但实际收费却是相当混乱

  • Feature Image

    但实际收费却是相当混乱

    2020-06-14 08:09

    成都商报记者以帮亲戚小孩打听钢琴培训为由,来到一家所谓的“名师钢琴班”,这家培训班位于一幢居民楼3楼,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两室里分别摆着一张床和一架钢琴,客厅里除了沙发、餐桌外,还有另一架钢琴,留给孩子活动的空间非常狭小。

    记者在附近几个小区实地探访时也发现,小区内各种培训班大都是家庭式的,往往几张桌子、几架钢琴就可以开班。

    菲菲的钢琴课上到7月底时,原先的钢琴老师突然辞职。据说是因为培训机构给的报酬过低。此时菲菲的课程学了还不到一半,菲菲妈妈一度想退款“跟着老师走”,但遭到培训机构的拒绝。对此,菲菲妈妈很生气,认为孩子要重新适应新老师的教学,进度不一样,教的方法也不一样。培训机构表示歉意的同时也提出了解决方案:不加钱享受“名师班”教学,相当于提供所谓的vip服务。菲菲妈妈无奈同意了。

    从7月初开始,菲菲一共报了20节钢琴基础班课程,每课时45分钟,一对一培训150元/课时,共计3000元,收费为一次性收费。

    “家长用心良苦,小孩并不一定领情。”王林说道,有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小女孩,每次进门的表情都不太情愿,拿琴、拿乐谱本的动作很慢,练20分钟就无法专注,但碍于父母的要求又不得不学。

    以成都钢琴培训市场为例,按学生进度分类,正常市场价报价每课时一般在120元~180元之间,但实际收费却是相当混乱。

    然而,暑期培训市场红火之下,暗藏的问题也不少。除了各类补习班、培训班难免存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现象之外,五花八门的收费标准、千奇百怪的收费项目,更让家长们看花了眼。眼下正值暑期培训市场的黄金时期,成都商报记者历时数周深入这个市场,并试图通过我们即将陆续推出的系列调查报道,让读者完整地了解暑期培训市场的方方面面……

    记者接连走访几家培训机构发现,一些宣传中所谓的“名师”、“专家”也大有水分。一家钢琴培训班反复强调他们的师资力量雄厚,称老师大多来自四川音乐学院,其中还有一位全国性钢琴大赛的获奖者。当然这位获奖老师的收费更可观:一对一辅导达到400元/课时,还得至少提前一周预约。

    菲菲所在的钢琴基础班一对一课程每节课收费150元,“名师班”则是每节课200元。若孩子达到一定程度,特别是面对考级前的“突击训练”,还有更高级的“专家班”“教授班”,收费当然更加离谱,一节课收费可达400甚至600元!

    2006年,大学毕业3年的梁晨一手创办了以教学古筝为主的培训学校。如今,华夏艺术学校已有6大校区,总共超过50个琴房,培训项目包括古筝、声乐、钢琴、二胡等十多种。

    与此同时,很多家长也对相关证照、资质并不在意,或者只为暑假有人照看孩子,图方便干脆就近让孩子入学。

    “公司的业务正朝培训方向倾斜。”成都柏斯琴行从业超过8年的资深员工雷小辉告诉记者,与单纯卖钢琴相比,提供培训更能留住客户,获得长远的收益。两年多前,柏斯琴行与成都青少年宫合作,开办了柏斯音乐艺术中心,如今已在成都开办了两家培训机构。

    与此同时,专业从事钢琴销售的琴行面对市场变化也开始积极转型,将培训业务当成自身主要盈利点。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环路南一段聚集的十几家琴行里,80%以上都自配了培训课程。此外琴行通常还采取“捆绑优惠”的策略来吸引顾客。“如果在店内买琴,由我们推荐到培训班,培训费还有一定优惠,可以打8折。”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据了解,像菲菲这样一个暑期艺体培训花费四五千元的并不少见。记者一个同事的孩子同时报了钢琴、主持和舞蹈3个暑期培训班,家长表示花费总计超过1万元。

    记者替王林算了一笔账,以目前每周15个学生计算,每个学生上一节40分钟的课程费用是150元钱,这样每周的收入为2250元。暑假两个月下来,王林通过培训得到的额外约有18000元。

    一位从事钢琴销售的人士分析,未来琴行从销售钢琴转向培训已成趋势。“2005年,钢琴销售利润可以高达50%,当时价格不透明、竞争也少。近十年来,随着消费者购买心态趋于理性,现在销售利润仅维持在10%左右。”此外,随着越来越多家庭购买了钢琴,市场空间也在不断缩减,销售增速开始放缓。

    除了钢琴班外,菲菲还报了妈妈同事开办的一个暑期少儿美术班,只象征性收了800元。加上购买画架、水彩等用具,以及两次外出写生的开支,花费总计在1300元左右。

    “现在稍有资质的老师都在自己招生,建议你别去培训学校了。”记者在走访位于成都新南路音乐街区的“钢琴一条街”时,多家琴行的销售人员表示,琴行可以为客户推荐音乐学院学生、讲师、副教授、教授等各种级别的老师,每课时费用最低80元,若是教授级别的往往超过600元,甚至达到800元。一般情况下,每课时收费120元~200元的老师较多。

    每一个暑假,都是各类培训机构开班的黄金时期:音乐班、舞蹈班、美术班、英语班、国学班……各种招生广告漫天飞舞,各类培训班人满为患。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一些超低价钢琴培训班报价低得离谱:你报价80元/课时,我就报价70元/课时,甚至低至50元/课时。这与一些专家级课程的收费之间相差达到十倍。

    一位自称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的老师表示,由于房间小,所以只招了十来个人,包括她本人在内共两名老师。学生每周只能分批次来学琴,每人视进度收费100元~130元/课时不等,价格比正规培训学校略便宜。

    上述费用尚不包括林林总总在千元左右的其他杂费,如教材、往返交通、夏天饮料等,还有家庭为孩子购买钢琴的一次性投入。单是普通立式钢琴价格就需1万~2万元不等。

    成都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艺术类培训教师脱离了培训机构,自己出来“单干”。相较于在培训学校只拿一半课时费而言,个体培训老师的收入几乎会翻一番。

    8岁的小学生菲菲这个暑假一直过得不太开心,因为放假没几天,父母就给她报了一个钢琴培训班,这让她失去了假期应有的快乐。而对于大多数成都普通市民家庭来说,孩子动辄几千甚至上万元的各类暑期培训,同样是一笔不容忽视的开支。

    由于行业缺乏规范,入市“门槛”不高,许多人认为花几十元办个营业执照,租个场地,请一两位老师就可以开班授课,这也导致各类艺术培训班遍地开花。在一些培训班集中的地方,争抢生源、竞相压价也呈愈演愈烈之势。你敢给8折优惠,我就敢报7折,甚至宣称半价特惠。

    “到教授家里培训,从进门就开始计时,40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位受过川音教授辅导的钢琴专业学生透露,“找教授培训并不只是为了提高水平,还要为考音乐学院时做铺垫。”

    王林(化名)是成都某知名乐团的小提琴手,平时除了演出排练外有不少空余时间。“一周要教十多个学生。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下班后,教一两个学生。周六、周日可以安排多一点。”王林告诉记者。

    “暑假招生比平时多20%。平时一周能够新招3、4个学生,暑假每周平均能有5、6个。”梁校长谈到,华夏艺术学校平均每个校区有200~300个学生,每个学生每周上一次课,平均学费为100~200元/课时。据估算,暑期两个月,培训学校的课时费收入约为200万元。

    除了来历不明的各类“名师”,艺术培训班混乱的价格也往往让家长摸不着头脑。

    不过,这个培训班只向记者提供了一位培训老师的获奖证书,其他老师拿不出相关证明材料,要么就是“没来得及复印”“今天忘了带”。

    但一位业内人士却建议不要轻信外人的随口推荐,“就钢琴而言,音教系更为全面,培训得会更好。不过,川音就这么大,真正有水平教学的老师、学生有限。”

    在市内某小区,居民楼内的钢琴班、美术班、国学班比比皆是。因为附近有小学及两个幼儿园,适龄儿童很多,这让生源得到保障。

    持续的价格战和缺少凝聚力,已经成为整个培训行业的“硬伤”。而价格战的背后往往采用以次充好、缩减课程等方式来降低培训成本,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极端情况下还会导致一些培训机构因经营难以为继而被迫关门甚至卷款潜逃。(注:文中所有未成年人系化名)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几乎是每一位家长的共同心愿。家长的殷殷之情,催生了一个繁荣而巨大的暑期培训市场。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家长们不惜花费重金送孩子上各类培训班。

    王林表示,虽然培训占用了自己晚上和周末很多时间,但不菲的收入也在刺激着他继续收徒。但让他有些遗憾的是,目前所带的小学生和初中生当中,真正对小提琴感兴趣的学生凤毛麟角,大都是为了考级或者参加比赛而练习,最终目的都是为小升初、初升高加分做准备。

    记者获悉,目前成都市区艺术类培训机构分校较多的还有刘诗昆钢琴艺术中心、天娇艺术培训中心等,前者在四川已拥有10家直营学校及7所加盟分校,后者有15所分校。业内人士估算,大型培训学校的暑期培训收入在300万元以上,而中型培训学校的收入也基本达到200万元。

    然而一位培训班的“名师”自己向记者私下表示,他其实还是在校大学生,利用暑期来勤工俭学而已,但居然也被培训班包装成了“名师”对外宣传。

    如果家长对孩子学钢琴有更高的要求,培训机构通常会推荐“名师一对一”教学。一些家长也往往认为,价钱的高低决定着老师的好坏,这导致稍有名气的培训老师收费水涨船高。

    目前,多数艺术培训机构收费并无严格标准,收多收少均由培训机构说了算。由于纯粹的市场行为,艺术培训班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基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7月下旬的一天,当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位于东郊记忆的华夏艺术学校时,学校门口挤满了来参加“唯乐杯”比赛的学生。该校创始人梁晨除了担任校长一职之外,还是四川音乐学院的一名老师。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梁晨为记者解开了暑期艺术培训市场究竟有多火这一谜团。

    据了解,成都各类艺术培训机构招聘教师的门槛并不高,老师更换也非常频繁,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孩子。

    当被问及推荐的授课老师资质如何时,销售人员称,不仅有琴行附近川音的老师学生,也有其他艺术学校的,可以根据具体需要挑选。“如果只是培养孩子的兴趣,普通的老师或者学生就可以了,课时费120元至150元。如果为了专业考试准备的学生,每课时培训费多在300元以上。”

    对正规培训机构来说,办学许可证、教师资格证等一个都不能少,但许多家庭作坊式的培训班根本拿不出任何证照,而藏身小区内又导致有关部门难以查处。

    除了办培训班以外,梁晨设立的唯乐音乐厅也在东郊记忆开业。据她介绍,音乐厅收入来源包括办比赛、举办演出及场地租赁等。此外,学校与某古筝品牌合作,能赚取一定的销售费用。“只有不断丰富盈利点才能良好运转。”梁晨表示,举办比赛、演出等活动,也成为吸引学员的一大亮点。“有些家长很看重小孩上台表演的机会,希望孩子能有舞台经验。只有规模化管理的培训学校才有能力和资源承办演出,小型的培训点在这方面比较欠缺经验。”

    “我们每个校区有20个教师,其中80%是全职。”梁晨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人工成本是培训学校的主要开支,“算上分成、社保福利、年终奖等,学生课时费的一半以上都用于教师的薪水。扣除场地等固定成本,学校获得的利润率在10%至20%。”近年来,人工、场地成本上涨,让她不得不想办法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