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吉林省集安市戳植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 www.njtnlj.cn
  • 首页
  • 充气床
  • 眼影
  • 花式纱
  • 钢厂动态
  • 海贼王
  • 关于梦子
  • 推荐新闻
  • 采用新的可贷额度计算方法
  • 这些玩具和家里所有的摆设
  • 随机文章
  • 采用新的可贷额度计算方法
  • 这些玩具和家里所有的摆设

  • Feature Image

    这些玩具和家里所有的摆设

    2020-06-17 22:16

    “当时她眼睛看不清,也没力气写字,弟弟妹妹们强烈反对,她没力气,只能瞪一眼。”阎书文回忆说。

    现在,阎书文正在收集妻子生前的照片、影像和工作资料等材料,“我现在不能碰,等过几年,我平静下来了,我想为她整理一本书,也许不能出版,却能永远把她的音容相貌记录下来。”

    阎书文说,干练大气的任晓军却出乎意料地喜欢毛绒玩具,购买了很多小兔、小猴子。她去世后,这些玩具和家里所有的摆设,阎书文都不允许别人移动。任晓军养在客厅里的植物枯萎了,他又买了一株一模一样的。

    据了解,阎书文的妻子任晓军是山西省原太原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曾专门负责推动遗体捐献工作的开展。2012年,61岁的任晓军被诊断为乳腺癌晚期,一直在医院接受放化疗。

    阎书文清楚记得,从两人认识到妻子去世,正好四十年,两人一直相濡以沫。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两人结婚那天,妻子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格子衬衣。任晓军爱睡觉,阎书文给她取了一个爱称“猫蛋”,“她像猫一样爱睡觉。”现在每天早晨起床后,他会不自觉地喊一声“猫蛋”,听不见回音才意识到妻子已经过世。阎书文把妻子的遗像摆在客厅,“我每天回来就会和她聊聊,开开玩笑,就像她还活着一样。”

    2013年,遵从遗嘱将妻子的遗体捐献后,山西太原的阎书文曾多次去医学院校寻访妻子的遗体。31日,他说,“我想再看她一眼。”

    2013年5月1日,任晓军陷入长时间肝昏迷中,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她的肝脏、大脑等部位。偶尔清醒时,她向丈夫提出,希望丈夫能满足她的夙愿,代她签订遗体捐献协议书。

    不仅在清明节,平时只要想念妻子,阎书文都会买一朵菊花,一个人开车到太原市遗体志愿捐献者纪念碑,“看看她的名字,安静地坐一会,回忆一下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妻子去世后,阎书文曾多次到山西医科大学寻访妻子的遗体,有时甚至就站到解剖室的外面,虽然他不知道妻子的遗体是否在里面陈列着,“捐献遗体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我非常赞成,我只是想再看她一眼。”

    在任晓军的坚持下,阎书文为她签了协议书,同时为自己签了一份,“我们同时签协议,捐献后,名字就能紧挨着刻在夫妻遗体捐献碑上。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2013年5月13日凌晨1时45分,任晓军在山西大医院去世。随后,阎书文通知太原市红十字会来医院执行了遗体捐献。因任晓军患有癌症,遗体只能用作医学研究。

    据了解,截至2014年底,山西省共有70多例公民逝世后遗体捐献贡献于医学科研,30多人成功捐献眼角膜。(完)